自從來到台北之後,感覺一切都是緣分的安排,原本已經下定決心不再接觸與表演藝術有關的工作,但很多事情都說不準,也有其中的巧妙,有很多人看我的暱稱以為我唸博士班了,雖然沒考什麼博士,雖不中亦不遠矣。
       
        我唯一的一個面試,就被錄取了(其實之前找工作也沒有任何面試,所以才說是命運的安排),戲劇學院行政助理的工作似乎跟戲劇有關,其實絕大多是學校行政,也從來沒想過可以跟鍾明德老師一起工作,因為以前就只是在書中認識鍾老師,藉由工作算是重新認識了真正的鍾老師,他是一位很精進的學者,也有很高的修養,總是很正向的看待每件事情,給與別人很多鼓勵,跟鍾老師聊天可以學習很多,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這就跟前年到巴塞隆納一樣,從來沒想過我會在西班牙,然後就坐在街頭的椅子上細細品味這種感覺,都是很好的經驗與挑戰。

       鍾老師的前助理與鍾老師一起工作了七年,加上當鍾老師的研究生三年,整整十年的時間,因為對宗教的熱愛,前往尼泊爾佛學院進修。我就這樣接下了這個人的工作,除了對前助理的讚嘆外(十年與佛學院!!),老實說一開始壓力很大,雖然在今年工作之前我都還是學生的身分,但對於學校行政流程一概不熟悉,工作的這一個月裡,受到很多人的幫助,也認識了很對味的朋友,不安的感覺消失許多,也比較習慣,處理人與人的事情,還是那句老話,溝通實在很重要!因為之後也要跟博士班的課程,所以我想我的學習又進到了另外一個領域-戲劇理論。
    
        找到住的地方的過程也很神奇,我現在住在竹圍附近山上獨棟別墅所隔成的小套房,房東就是別墅的主人住在三樓,是非常親切美麗的貴婦人,與老公一起在台北市開旅行社。這間別墅總共有100坪,因為夫妻倆的兒子女兒都在國外唸書,所以將一二樓分租出去,希望將他們的別墅分享給有緣人,所以住在這裡很有民宿的感覺,後面就是整片的山,早晨可以聽到蟲鳴鳥叫簡直就像是度假的feeling,我很喜歡這裡,所以在關渡算是安定了下來。
       考了兩次北藝大都沒有上,沒想到是以工作的身分進到北藝大,但我對自己中山藝管的身分是很驕傲的,總覺得沒有辱沒了它,也繼續在我原本的領域中工作,我想關渡平原的夜景,會是我人生中的另一片風景。

littlechien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