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齣我沒有拍手的戲……
不是因為它不好,是因為它讓我陷入深深的思考
暨倫敦Cats後,有了第二種新奇的看戲體驗
在場燈亮起後,艱難的離開劇場
Ingmar Bergman的《婚姻場景》與徐堰鈴《給普拉斯》似乎有種特別的關連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樣的關聯實在是太牽強了!
但逃開、拋棄、抗拒、割裂……等等負面的情緒讓我忍不住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對比的只是兩者完全不同的表現方式。

我因為看了外表坊時驗團的《婚姻場景》後忍不住閱讀了劇本,並努力想找到電影版本;但《給普拉斯》卻是看到DM的簡介後,先閱讀了《瓶中美人》這本書,
但書裡面的陰鬱字眼與慘烈情節讓我無法鉅細靡遺的將它閱讀完畢(如同我正在讀的小說《燦爛千陽》一般,但Dolphin告訴我實在是我太入戲了,何必把它當第一人稱看待,我也就比較釋懷的繼續讀下去)。

《婚姻場景》是非常寫實的戲,與我原本對它的既定設想完全相反,Bergman的劇本令人激賞,原因是他樸實深刻的刻畫了八個不同階段的感情關係,透過演員充滿張力的演出,格外打動人心,我非常讚賞女主角自然的演技,特別是處理台詞的方式。整齣戲的感覺套用鴻鴻老師導讀中的句子:觀眾不僅陪約翰、瑪莉安上了愛的一課,也跟他們一同開始艱難地認知自我,這也就是為什麼讓我艱難地走出劇場的原因。

而美國悲劇女詩人普拉絲(Sylvia Plath)傳奇且憂鬱的人生,活脫脫就是黑暗慘烈的代表,這場戲要怎樣的詮釋與開始着實讓我非常好奇,由徐堰鈴撐起全場的獨角戲,如詩般的台詞與神經質的口氣讓人充滿壓迫感,全劇幾乎就在這樣的混亂、癲狂、喃喃自語中結束,這或許是詮釋普拉絲的一種方式吧?關於這一點我還在思考,但結尾的那一首歌實在讓我無法接受,簡直讓人從情緒高點上緊急剎車,非常難受(純屬個人的感覺),但不管怎樣,對我都是一種全新的體驗。

今天很開心的加入了戲劇批評的行列,原因在於想聽聽看別人對《婚姻場景》的看法,也讓我發現許多深有共鳴的字句,包括假面夫妻之間的痛苦卻是真的、看戲經驗就如同吃飯吃到蟑螂的比喻與退去一切自卑武裝,我們都脆弱,我們都需要彼此等等,我覺得能一起討論一場戲,實在是件愉快的事!



**

littlechien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