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大師許可與北市國指揮邵恩先生幫大家簽名^^

上個禮拜看了兩場很棒的表演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一個是2008臺北市傳統藝術季開幕音樂會(發現絲路)主打二胡大師許可的演奏。
另一個是北藝大戲劇系的畢業公演〈兩個星期一的回憶〉〈前戲.賦格的藝術〉〈貝克特的數則短劇--來與往/俄亥俄即興/戲/呼吸 〉。

講一下許可好了,為什麼會有強烈的慾望想聽國樂,是因為之前在朱宗慶打擊樂團的音樂會中聽到琵琶大師王世榮的演奏,超驚嘆琵琶樂音殺人的絕技,讓人連大氣都沒辦法喘一下,簡直媲美功夫中的六指魔(這個好像不是讚美!?不過我講得是那樣的效果啦)所以上網去查了一下有無琵琶的演奏會,發現北市國舉辦的傳統音樂季,開幕主打許可大師的二胡演奏,果然沒讓人失望,頗有餘音繞樑三日不絕之感,我想到研究所的同學鍾淇大哥,是高市國裡的二胡演奏家,去KTV的時候都可以隨性幫我們伴奏,超厲害的啦!國樂對於華人的我們,還是比較有共鳴啊!!

另外暨上次看過北藝大戲劇系<納豆>----><吶喊竇娥>的簡稱,被嚇到之後(沉悶又驚悚),這次的畢業公演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很喜歡〈兩個星期一的回憶〉的劇本,因為很對照我最近的心情,故事講的是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年代,一群生活在汽車零件工廠的工人們,對於現實生活不滿而抱怨... 布爾是唯一存夠錢,要離開工廠去唸書的年輕人,他的一段自白我覺得很棒...

         布爾:我真不了解;我不懂,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能出去?
                     我沒有肯納士的一半懂詩,或者拉瑞的四分之一懂機件。
                     我不懂他們如何每天早晨來,每天早晨,每天早晨,永遠沒有止境。
                     就這樣──永無止境!
                     公園裡面應該要有一塊石碑──刻著「給所有留下來的人」
                     給拉瑞、給愛葛勒斯、湯姆、格斯……
                     喔,離開一個地方──永永遠遠的離開,那感覺真特別!
                     到現在為止我還是討厭到這裡來;
                     老是那些陳年的笑話,還有灰塵;特別是在春天,從太陽底下走進來,
                     或者是大熱天的任何一個禮拜一。
                     (黑暗中人們出現圍著包裝台子出現;我們看見他們像鬼影一樣,沒聲音) 剪影
                     我知道我會一輩子記得他們的,我活著一天,他們也存在一天,
                     雖然我知道一兩個月之內,他們就會忘了我的名字,
                     把我跟在這兒做過的人搞混了。真的,一切真的令人不解!
                    (當燈光又亮起的時候,布爾過去加入那一群人一起吃午餐。) 

肯納士也說....當公務員的宿命就是向機會說再見。一個人再也不必想他將來可以幹麻了。

@@真的是太可悲了,忍不住就會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不過我不是公務員,我是"約聘人員"啊!!!
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從這裡走出去呢????

littlechien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